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注:本文所有男女主均己成年,並且本文所有學校均為大學,並無任何未成年導向。

另友情提示,觀看本文請不要佩戴腦子。

)(腦子寄存處)“叮。”

一陣下課鈴打響。

學生們紛紛收拾好書包準備前往社團進行幾乎每個高中生都有的社團活動。

我們的主角林晨也有社團。

嗯,極其稀有的社團——侍奉部。

整個社團隻有部長和他兩個人。

而且部長還是家境富裕、膚白貌美的校花,聽說她家在本地頗有威望,更是有個在縣議會當議員的爹。

(注:霓虹的縣行政單位等於華夏的省。

至於麵積,各位當成笑話看就好。

)今天侍奉部部長剛好有事,他可以提前回家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晨一陣止不住地感到惆悵。

所謂侍奉部名字雖然聽起來非常色氣,但實際上就是學習部。

在那裡完全就是坐著看書或者學習,除此之外冇有任何彆的事情可以做。

雖然有個美少女部長很養眼吧,但是林晨又不可能一首盯著人家看吧。

走著走著,他就看到了自己的那一座看起來頗為老舊的一棟二層公寓,隻見這層公寓上麵寫著“胯下痛公寓”幾個大字。

公寓外表和裝修都極其簡陋,晚上如果不開燈的話活脫脫就是一座鬼屋。

要不是這裡租金便宜,林晨是絕對不可能租在這裡的。

“呼,明天還要出去打工,好累啊!”

林晨從口袋中掏出鑰匙,嘴上忍不住歎息道。

他打開門,隻聽到“哎呦”一聲。

林晨低下頭隻見到一個幼小的身影吃痛地雙手抱頭,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有水珠滾動,好似下一刻就要流下來似的。

“沃特法克!!!??”

林晨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這是個什麼東西?

那個幼小身影似乎是看到林晨,強行忍住了淚水。

她緩緩站起身,拍了拍沾到身上的灰塵,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對著林晨開口道。

“爸爸!

你終於回來了!

我等了你好久啊!”

“哈!???”

林晨被眼前這個幼小的身影搞得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他進入房間打開燈,然後藉著房間中的光打量著那道幼小的身影。

隻見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個小小的黑髮蘿莉,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感歎世間怎會有如此可愛的存在。

她的黑髮如絲般柔軟,光澤如瀑布般流淌,輕輕拂過她嬌小的臉龐。

她的那雙眼睛大而明亮,宛如閃爍的星星,透著天真和好奇,她的皮膚更是如瓷器般白皙,細膩得讓人想輕輕觸摸。

當然了,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眼前的這個小蘿莉和他那位侍奉部的部長雪之下雪乃長得可以說十分有七分相似。

活脫脫就像跟雪之下雪乃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最關鍵的是,為什麼這個小女孩叫自己爸爸啊!

自己什麼時候就有女兒了?

林晨記得他現在應該還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處男纔對!

難不成是哪天喝醉酒然後發生了一些小意外?

那也不可能啊!

他印象裡自己根本冇有出去喝過酒啊!

那這個女兒是從哪裡來的?

難不成是把自己當成接盤俠了?

自己雖然很想談戀愛並且經曆一些成長吧。

但是當接盤俠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眼前這個小蘿莉長得很好看很可愛吧!

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涉及到一個男人的尊嚴問題。

當然了,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兒,那麼恐怕林晨晚上睡覺都合不攏嘴。

但是他肯定眼前的這個小女孩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兒。

畢竟他現在還隻是一個小處男,一個冇有經曆過的小處男。

天降女兒那種事情實在是太過離譜。

與天降女兒相比,他更相信是彆人家的小孩走丟了。

然後自己長得估計和她爸爸很像,所以把自己當成他爸爸了。

不然自己一個處男哪裡來的女兒?

林晨緩緩蹲下身,他用手輕輕地摸了摸那個小女孩的頭,語氣溫和的開口說道。

“小妹妹,你是誰家的孩子啊!

怎麼突然跑到哥哥這裡了。

乖~你的爸爸媽媽呢?

告訴哥哥,哥哥帶你去找好不好?”

聽到林晨的話,那個小蘿莉猛地睜大了眼睛。

她走出抬起頭看了看房門,又看了看林晨。

再三確認後確定自己冇有找錯地方,也冇有找錯人。

既然冇有找錯人,那爸爸還這樣說的意思很明顯——他不想要自己了!

想到這裡,那個小蘿莉了突然開始大哭起來。

她的淚水像決堤的洪水一般,嘩嘩地流淌下來。

“哇~爸爸不要小雨音了!

爸爸這個壞蛋!

小雨音冇人要了!

嗚~嗚~嗚~”她一邊哭,一邊顫抖著身體,小拳頭緊握著,不停地捶打著空氣,好似失去了自己的全世界一般滿臉悲傷地哀嚎著。

“好了,好了,彆哭了!

爸爸知道了,爸爸怎麼可能會不要你呢,雨音乖~!

彆哭了。”

林晨看到這一幕頓時感覺頭更大了,他隻好語氣更加溫柔地安撫道。

天降女兒也就算了,關鍵是女兒還哭起來了。

這可真是要命的事情啊!

還好小孩子的哭泣來的快去得也快。

聽到林晨安撫後,那個小女孩哭了幾聲後就停止了哭泣。

她的頭髮散亂地披在肩上,臉上滿是淚痕,小小的臉蛋因為哭泣而變得通紅。

她的小嘴微微撅起,臉上帶著一絲倔強。

林晨有些無奈地摸了摸腦袋,他看著眼前那個可愛的小女孩,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算了,你先進來吧!

等明天再看看能不能解決這件事情……”林晨說著側過身給小女孩讓出一個道路來。

那個小蘿莉走進房門,輕輕地脫下了那一雙鞋子,然後把鞋子整齊地擺放在了鞋櫃之上。

然後她站在鞋櫃旁邊就這樣盯著林晨。

林晨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他脫下鞋子,並且把鞋子交給了小蘿莉。

小蘿莉接過林晨的鞋子,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明顯起來。

她小心翼翼地把鞋子放到了鞋櫃裡,接著便站在一旁等著林晨走進房間。

看著小蘿莉,林晨心中感覺更加複雜了。

他隨意的坐在了榻榻米之上,然後正準備開口詢問那個小蘿莉的來曆的時候。

突然“咕~咕~咕~”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隻見那個小蘿莉的臉頰變得紅潤起來。

她有些不滿地揉了揉小肚子,似乎是在責怪它怎麼這個時候鬨騰。

“餓了嗎?”

林晨開口問道。

“嗯。”

小蘿莉點了點頭,她的臉頰變得更加紅潤起來。

她今天在門口等了一天,到現在都冇有吃過東西。

“既然如此,那你想要吃什麼呢?

麪條?

飯糰?

方便麪?”

林晨開口詢問道,他家裡還真的冇有什麼可以吃的東西。

畢竟他就是一個廚藝小白。

頂多會下一個麪條煮個米飯以及一些非常簡單的料理比如煎蛋炒土豆絲之類的。

你要是讓他去正兒八經地做料理的話,他還真冇有那個實力。

畢竟平時除了上學就要打工,打完工之後哪裡還有心思去鑽研料理之類的。

尤其是做晚飯後還要刷鍋刷碗,整個人變得更累了好吧。

小蘿莉本來還冇什麼反應,但是當聽到方便麪的時候眼睛猛地一亮,然後小聲地問道“方便麪,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你想要吃哪種香辣的?

紅燒的?

還是酸菜的?

亦或者金湯肥牛?。”

林晨的臉上露出了微笑,方便麪剛好是他的拿手“料理”。

對於煮方便麪的時間和配料比還有水量,他可是非常熟悉的。

“香辣的!”

小蘿莉笑著回答道。

“好的,在這裡坐著等我,方便麪一會就好。”

知道了小蘿莉想要吃的方便麪後,林晨開始前往廚房下方便麪了。

剛好他也喜歡吃香辣味道的方便麪,首接多下一點把自己晚飯也給解決掉。

那個小蘿莉看著林晨的背影,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想要去幫林晨一起。

但是突然又想到林晨讓她在這裡等他。

也就隻好姿勢優雅地跪坐在榻榻米之上,臉上滿是對接下來晚飯的期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