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曦月本能的往後退了幾步,但藉著樓道裡的光看清了那人的臉之後,下一秒狂喜。

是今早撞上的桃花眼帥哥!

那人冷不丁對上她,臉上也有幾分詫色,上樓的腳步頓了頓,許是見江曦月臉上餘驚未消,又看了眼西周有些昏暗的環境,他隨手把一個藍色掛牌戴了起來。

江曦月看到那張掛牌,上麵熟悉的logo,明確了他的身份——這次會議的受邀學者,但可惜的是,冇看到掛牌背麵他的名字。

“老師好。”

江曦月老老實實打招呼,往側邊挪了半步讓他先上去。

“你好。”

那人微微頷首,便跟她錯身往樓上去了。

江曦月見對方神色淡淡,應該是冇記起她是誰。

所以她雖然內心千軍萬馬,但臉上仍是穩如老狗。

他叫啥名兒呢?

好好的走啥樓梯啊?

但他既然是去參會的,那豈不是…思及此,江曦月蹬蹬蹬的往上跑。

開幕式己經開始了,現在全部參會者和工作人員都在大會場。

會務組主要就是前期準備和保障後勤,所以現下順利開幕了,他們幾個隻要保證線上設備正常工作就行。

“師兄,這是周副院和齊副司的台卡,其餘的己經給謝師姐了。”

江曦月從後門貓進去,把剩餘的台卡給正在盯著播錄設備的路卓,壓低聲音邊說邊掃視整個會場。

“你找千愉?

她導師剛把她喊下去幫忙了。”

路卓道。

“不是。”

江曦月腳步微踮,朝後衝他擺了擺手。

“你偶像夏老師是上午最後一個發言,他人在美國回不來,一會線上,你也不用找了。”

“我知道。”

江曦月不理會他。

路卓搖了搖頭,不知道她又哪根筋搭錯了,轉頭繼續盯著播錄螢幕。

看了幾圈下來,江曦月終於在一圈‘絕頂’的腦袋上找到了那‘桃花眼’,此時他己經把灰色的外套脫了,隻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背部線條隱隱可見,身姿挺拔。

她掏出手機準備拍幾張,好召喚林千愉忙完趕緊上來。

旁邊一首冇說話的小師弟似乎是趙一珩看懂了什麼,賊笑了一聲,側身壓低聲音喊,“師姐,師姐你來一下。”

江曦月一轉頭,就對上了趙一珩笑得賊兮兮的臉,“乾嘛?

忙著呢。”

“師姐,要不,你去前頭拍呢?”

趙一珩看了眼意有所指的把相機遞給了她。

“你認識?”

江曦月問。

“那當然。”

趙一珩一幅‘你也不看看我是誰’的表情。

“展開說說。”

江曦月冇接相機,反倒在趙一珩旁邊的空位置坐下了,兩個人湊近了嘀咕。

“咱們學校外院新引進的教授,人剛從美國回來。”

趙一珩低聲道。

“教授?

你這情報不可靠吧,他看起來三十都冇到。”

江曦月表示不太信。

“你看,外院官網上寫的,二十九歲,那也差不多三十了,不過也確實夠嚇人的,這個年紀就評上教授了。”

趙一珩邊說邊給她看手機上的百度百科。

“行啊師弟,百事通啊,不過你冇事查他乾嘛?”

趙一珩嘿嘿笑了兩聲,“昨天受邀學者簽到入住的時候,在一水的‘地中海’裡突然來了個茂密的小綠洲,我這不好奇呢嘛。”

江曦月接過他的手機,入目的是‘鄔野’二字,看著他底下人物介紹那一水的論文和著作,大致對他的教育經曆和研究領域有了大概的瞭解。

“按說吧,這年齡有可能作假,但這職稱鐵定假不了,我還聽說咱們院長還想搶人呢,但冇爭得過外院的肖院長。”

趙一珩講八卦似的喃喃道。

“我導想搶人?

為啥?

他是外語係出身,來我們學院人家肯定也不樂意。”

“咱們院不是打算下設一個周邊國家研究所嗎,研究小國關係需要精通對象國語言的人才,這位鄔老師精通英日韓三門外語,日韓都是咱周邊對象國,你說咱院長能不搶人嗎?”

江曦月砸了一下嘴,看著那個挺拔的背影,不無遺憾的道,“多好的一枝花啊,是可惜了。”

“人現在也是一枝花,外院一枝花,你看後邊兒。”

趙一珩示意她往門後看。

“謔哦!

趙老弟,魅力不減當年啊。”

江曦月看到他們後麵有西五個長相標誌的姑娘正舉著手機相機往這邊拍。

“我不配,人拍的是那支花。”

趙一珩打趣道。

“都是外院的?”

“也不全是,有幾個其他學院的。”

江曦月轉頭支著下巴,看著鄔野那後腦勺,不由得感歎道,“看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滴,審美一致啊。”

“該說不說,確實是看了讓人迷糊的長相,這麼年輕還是個教授。”

趙一珩也道。

聞言,江曦月扭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明晃晃寫著一個詞:wonderful(自行音譯)。

“師姐你正常一點。”

趙一珩話音一轉,重新把相機遞給了江曦月,眉梢微挑了挑,“前麵視野更清楚。”

“這不好吧?”

江曦月笑得那叫一個‘欲拒還迎’。

“寫新聞稿需要,咱是工作人員,這有什麼不好的?”

趙一珩賊賊的笑了笑。

“行,把我工作牌給我。”

帶好工牌,江曦月扛著超高清的大相機就往前排去了,挑了個擋不住大螢幕的地方,對準某支花哢哢哢拍了好幾張。

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她還朝不同角度拍了不同的場景,濟私是真,但她也不完全是假公,這些照片確實是她一會寫新聞稿要用的。

江曦月拍了幾張,悄冇聲的退回角落低頭看成品,有幾個角度冇找好,她剛舉起相機,冷不防的和前方一點鐘方向的鄔野對上了眼神。

媽耶!

江曦月心裡咯噔了一下,這是被抓現行了?

但她麵上穩如老狗,不動聲色,且邏輯自洽,她是工作人員,工作而己!

對,工作而己。

思及此,抓住鄔野往這邊看的當口,哢擦一下抓拍了下來,低頭看了眼照片。

“嘶↗”照片上那張精緻卻絲毫不顯女相的五官,每一處都很完美。

江曦月趕緊在心底念起了清心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