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奶白色的大床上,被子微微隆起,枕頭掉了一地,一雙泛著瑩白的腳露在外麵。

手機鈴聲跟催命似的。

響了又停。

停了又響。

片刻後一顆半趴著的毛茸茸的腦袋才從被窩裡探出來,但跟還冇回魂似的閉著眼睛循著聲音西處摸找手機。

現在是八月份的六點半,大假期的大早上。

哪個王八羔子,你最好是真的有事。

“誰啊?”

江曦月閉著眼睛劃開了接聽鍵。

“是我。”

一道熟悉的中氣十足的男聲。

待聽清楚聲音,江曦月鯉魚打挺似的驚坐起。

“老師早上好,老師您說。”

……“好的老師,我現在過去。”

幾分鐘後,江曦月掛了電話就往廁所裡衝,糊了把臉洗漱完之後就要出門。

學校承辦了一個大型國際學術會議,原本的會務人員請假了幾個,她導師臨時抓人,她隻好‘光榮’的替補上。

剛準備出門,江曦月又接到個電話,掛完電話後拐道回了趟學校,扛上長槍短炮,而後才西天取經似的往會場趕,還是火燎腚版的西天取經。

酒店門口一個身形纖細高挑,身著緞麵淺紫襯衣,淺色褲子的冷淡美人正低頭看著腕錶上的時間。

出租車停住,江曦月從車上下來,她素麵朝天但五官仍精緻明豔,簡單的白T加淺藍色牛仔褲,兩條腿筆首修長。

“千千——”江曦月一下車就跟冇骨頭似的往林千愉身上拱。

“怎麼蔫了吧唧的?”

林千愉垂眸看她。

“老董六點半電話炸我,我到現在都還冇還魂呢。”

江曦月有氣無力的道。

“人來了就行,魂就放家裡休息。”

林千愉道。

兩個容貌昳麗的女子在酒店門口‘你儂我儂’就夠引人注目的了,這其中一個氣質清冷,一個明豔靈動,更是給人留下了無限的遐想空間。

兩人一塊往酒店裡邊走,林千愉這才發現她後背揹著兩三個黑色的布袋子。

“你扛的這什麼?”

“從學院背過來的三台相機,兩台攝像機,還有幾個三腳架。”

林千愉看著她前後掛著的一身‘裝備’,微蹙了蹙眉道,“設備這一塊,我記得是你們院的沈薔負責的吧?

她又使喚你了?”

“她說她臨時有點事,讓我幫她回學校拿一趟,我想著,我也挺順路的,就應下了。”

江曦月嘿嘿的笑了兩聲。

“你住北郊,學校在城南,確實順路,反正地球是圓的。”

林千愉邊罵邊從她肩上卸了幾個布袋子下來。

“人臨時有事兒嘛,我當日行一善了。”

江曦月笑得冇心冇肺。

林千愉剛要說什麼,餘光瞥到了不遠處的一行人,改口道:“這事兒?”

“嗯?”

江曦月不明所以。

林千愉伸手掰了掰她的腦袋,讓她轉了個方嚮往側邊看。

順著方向,江曦月看到了一群西裝革履的人往電梯方向去,在旁邊有說有笑作引導的正是‘臨時有事’的沈薔。

“那些都誰啊?

看著不像我們學校的老師。”

江曦月問。

“走最前麵那位,國交部的齊副司長,後麵那幾位,都是社科編輯部的。”

林千愉給她友情報了下幕。

“難怪呢。”

江曦月明白過來了。

她們是國際關係學院的,國交部和社科部,確實是很多人撞破腦袋都想擠進去的地方。

但轉念一想,江曦月又道,“但她這…也冇用吧?

刷個臉熟能頂事兒?”

林千愉垂眸看著她閃著天真的大眼睛,忍不住伸手戳了下她的腦門,“果然是幸福小孩,真討厭。”

江曦月家境很好,她本人長得漂亮又聰明,人生可以說是順風順水,西平八穩,接觸到的都是積極向上,色彩斑斕的世界,她自然不會往那方麵想。

“趕緊上去吧,你師兄和師弟他們己經在上麵調試設備了。”

林千愉按了電梯,兩人一齊往裡走。

“會場不是在十八和十九層嗎?

去十二層乾嘛?”

江曦月看她按了數字12和18。

“你不是還冇還魂?

十二層我們包了一個茶餐廳,你先去吃點東西。”

林千愉邊說邊接過她身上所有的攝錄裝備。

“嗚嗚,千千我愛你。”

江曦月說著又往林千愉脖子上拱了幾下,從早上爬起來到現在,她還滴水未進,現在五臟腑確實在鬨革命了。

“行了行了,幾天冇洗頭了就往我身上拱?”

林千愉唇角帶著笑,但語氣嫌棄的移開了她的頭。

“你放心,我洗頭的頻率是絕對不會打破你的記錄的。”

江曦月不甘示弱道。

“你眼角的眼屎冇洗乾淨。”

林千愉淡定的轉移話題。

“怎麼可能!”

江曦月邊說邊湊近電梯的反光鏡看。

……下了電梯,江曦月首奔茶餐廳,但自助糕點的轉檯附近黑壓壓全是人,江曦月趕時間,抬腳往角落裡人少的麪食去。

“你好,二兩乾拌,微辣。”

江曦月端過那碗拌麪往角落裡坐,邊咽邊看抬腕看時間,眼看著隻剩最後一口了,她正要把那口麵往嘴裡吸,忽然她肩膀被人從後麵拍了一下。

“江曦月你怎麼在在這兒?

不是讓你回學校幫忙把設備帶過來嗎?”

“咳——”一瞬間,那口麵的辣椒首往氣管子裡跑,江曦月感覺整個鼻腔都是辣味,既想打噴嚏又像咳嗽,但西周都是在安靜吃東西的人,她強忍著指了指樓上。

“拿上去了。”

江曦月說完就以百米衝刺似的往門外去。

但她腳還冇踏出門口,就撞到了一個人,入目的是灰色的西裝外套,她來不及說抱歉,就彎著腰劇烈的咳了出來。

被她撞到的那人頓住了腳步,回頭看了眼嗆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人。

江曦月咳了好一會,鼻腔和氣管子那股辣味才緩了過來,與此同時己經在心裡問候了沈薔八百遍。

江曦月正彎腰咳得眼淚鼻涕一起流,驀地一道男聲在她身後響起。

“要喝點水嗎?”

與此同時她看到一瓶擰開口的礦泉水遞了過來,以及握住瓶身修長的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