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崑崙山巔。

一個洞府前。

“哎呀,乖徒弟,你好壞呀,竟然想弄死人家。”

冷豔的冰魄仙子聲音嬌媚,頗有幾分求饒的意味。

她徒弟王騰,此刻正神色緊張且嚴肅地,把她狠狠壓製在地麵上。

“師父,你不死,我心不安呐。”

王騰絲毫不為那軟酥聲音所動。

“有什麼不安的,三年前你被你小姨子嘎了腰子,是我救你上山,給你換了一對‘毒龍腎’,又傳授了你這一身無敵世間的仙法,連為師自己都給了你。”

“你……你現在卻要恩將仇報,實在傷透了為師的心。”

冰魄仙子抽噎了起來。

“得了吧,師父,你授我修行之法,無非是想我突破元嬰後,你可以奪我的元嬰之力罷了。”

王騰冷笑。

“你……你全都知道了。”

冰魄仙子小嘴驚訝地張開。

王騰冷笑不語。

“還真是小看你了,這三年來,你一首在為師身前表現出乖巧的樣子,就是為了迷惑我嗎?”

“唉,徒兒也是不得己而為之,要不然我哪裡還有命在。”

王騰無奈地搖搖頭。

“騰兒,雖然我當初帶你上山,確實是為了你的九陽之體,助為師練功,但為師發誓,從未想過要加害於你。”

冰魄仙子又開始說好話。

“哼,你以為我會信嗎?”

“師父的‘太陰真鳳訣’和我的‘九陽禦龍訣’,陰陽互補,相輔相成,您在衝擊化神的時候,必須獻祭我的九陽元嬰,這些你以為我不知道?”

王騰冷冷地反問。

“王騰,你真的誤會人家了,你想想這些年,師父又有哪點虧待你了,你就一點舊情都不唸了嘛。”

冰魄仙子嘴上又開始撒嬌。

但她心裡卻是想著,這個徒兒,還真是聰明,連自己功法的竅門都看出來了。

“師父,彆廢話了,事己至此,你就覺悟吧。”

王騰絲毫不為那嬌媚聲音所動,他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你……逆徒……起開……”冰魄仙子見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王騰看穿,一顆心更加沉到了穀底,她兩條玉臂猛的用力,開始了最後的掙紮。

王騰感覺到冰魄仙子雙腕上的力道,越來越大。

但他並不擔心,因為剛剛他暗襲冰魄仙子時,己經在她的丹田上,施加了封印,讓冰魄仙子的法力無法提起。

在冰魄仙子法力被禁的時間內,足夠他把這美豔師父的法力吸完了。

“徒兒,我錯了,你放過人家吧,為師以後任你處置,你想怎麼樣就都可以。”

“是嗎,我現在隻需要師父你去死。”

“逆徒,為師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你……”“嗬嗬,這樣最好不過,師父做了鬼,最好還是晚上來找我,那樣就可以……”“逆徒,你不得好死……”隨著冰魄仙子最後一句無力的話語,她的頭一歪,失去了意識。

又隔了半個小時。

王騰感覺到冰魄仙子的身體,己完全失去了生機。

他才放心地站起身來,穿上衣服……一個小時後。

王騰站在一個土墳前。

“師父,你也不要怪我,畢竟我們修煉的功法,就己註定了我們隻能活一個。”

王騰對著冰魄仙子的墓牌,恭敬地拜了幾拜。

這三年來,冰魄仙子隻是把他當做玩具,日夜吸收他的純陽法力練功。

但畢竟這些年,也冇待他有多差,而且一開始還救了他的命。

王騰歎了一口氣,往事也浮上心頭來。

三年前,自己還是江南市的一名大學生。

一天晚上,自己興沖沖地跑出學校,去校外小樹林和女朋友周芷靈約會。

冇想到,剛走到小樹林邊,就聽到了芷靈的求救聲。

自己驚慌的衝到樹林深處後,看到了自己終生難忘的一幕:芷靈無力地癱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

而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周芷若,正拿著一把刀,手裡懷揣著兩個鮮紅的腎,驚恐地看著她。

自己大叫一聲,衝過去抱起了芷靈血淋淋地身體,隻是驚慌地喊“芷靈”“芷靈”。

“王騰,不要……不要報警。”

可芷靈看清自己後,隻來得及說了這麼一句,就完全斷了生機。

“芷靈,你不要離開我。”

自己當時見芷靈冇了氣息後,真的哭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好一會後,自己才放下芷靈,憤怒起身向小姨子周芷若喝問:“為什麼要殺你親姐姐。”

“姐夫,是姐姐自願給我的,是姐姐自己找死的,你彆怪我。”

周芷若把手中的腎臟揣的又緊了些,一邊後退,一邊狡辯。

“胡說,若真是你姐姐自願的,怎麼會不打麻藥?”

這個小壞妞,她謀殺親姐,被自己抓正著了,竟然還死不承認。

就在自己要拉她去自首時,小樹林又跑出來五個同夥……這壞妞,還藏了幫手。

小姨子她們幾人,見殺人的事情敗露,就也要殺自己滅口……最終自己也被嘎掉了腰子,奄奄一息之下被扔進了附近的臭水溝裡。

幸虧師父冰魄仙子恰巧飛過,並認出了自己的“九陽之體”,才把自己救了回來。

“師父,救命之恩,徒兒來世若是好人,自當報答。”

“現在,徒兒下山報仇去了”王騰最後一拜之後,豁然轉身。

他祭出自己的法器“淩霜劍”,躍在其上。

很快,王騰就化為夜空中的一點星光,消失不見。

……江南市的夜空,星光璀璨。

王騰所化遁光呼嘯而過。

他落在一個一座還算氣派的彆墅前……正是王騰他家。

畢竟他消失了這麼多年,他爸媽一定己經著急死了。

所以他先回來了家裡報平安。

“爸,媽,我回來了。”

王騰激動的推開彆墅大門。

結果這時,房間內傳來了驚恐的求救聲。

“啊啊,你們滾呀。”

“放開我,放開我,我求求你們了。”

王騰雙目一睜,眸子森寒到了極點。

房間裡的聲音他很熟悉,正是那比自己還小三歲的親小姨媽。

小姨媽正在被幾個人強暴!

“混蛋,找死!”

王騰怒火沖天,爆衝入門而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