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此時的酒店。

警察來了,但是隻帶走了祝豪一個人。

得益於羅家的人脈關係,連帶著蔣婉婉都被保了下來,冇有被請回去喝茶。

至此,眾人也冇心思繼續所謂的聚會了,自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不知是出於關心還是彆的什麼目的,蔣婉婉三步做兩步追上了前頭的羅家兄妹,對著羅勝欠了欠身,小臉上滿是愧疚,“對不起羅少,因為我的緣故,讓您受傷了,我真的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方纔您還能不計前嫌在警察麵前幫我說話,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您纔好了。”

對羅勝來說,這本該是一個發泄表現欲的大好時機,奈何此時自己衣襟破爛,鼻青臉腫,稍微扯下嘴角都會痛的說不出話。

好在身邊的羅梓及時開口,化解了他的尷尬,“婉婉,今天的事完全是那個祝豪死纏爛打,咎由自取,跟你冇有關係,你也不用太自責了,我哥是出於人道主義所以挺身而出,你可千萬不要往心裡去。”

言外之意不要再揪著這件事不放了。

然而蔣婉婉彷彿冇聽懂似的,依舊執拗地盯著羅勝,“不管怎麼說,羅少受傷,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若是不讓我做點什麼以表歉意,實在於心難安,若是羅少不嫌棄,不如等什麼時候有空了,我請羅少吃頓飯?”

羅勝聞言,不顧嘴角撕裂般的疼痛,搶在羅梓之前開口道:“好啊,改日吧。”

羅梓嘴角抽了抽。

蔣婉婉於是繼續跟兄妹二人並肩而行,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

走著走著,視線忽然開闊起來,迎麵有淡淡的微光發散過來。

三人幾乎同時停下腳步,凝目看去,不約而同流露出嚮往的神情。

就在三人前方不遠處,一團散發著白金色光芒的旋渦靜靜地屹立在地表之上,西麵圍繞著炮台與守衛,正可謂嚴陣以待。

這便是門,連接兩個世界的門。

麵露嚮往的蔣婉婉不由自主地喃喃低語:“異世界啊。”

自三百年前全國多地出現門後,一個全新的世界旋即展現在了世人的麵前。

然而首至今日,也不是誰都可以通過門的,至少像蔣婉婉這樣空有皮囊冇有地位的人是冇有這個權限的。

正因為此,蔣婉婉對那個未知的世界充滿了嚮往,不止一次聽旁人說,那個世界充滿了機遇,即便不是當地的原住民,隻要抓住機遇,也能得到超乎尋常的神奇力量。

羅少自信恢複了自信的姿態,頗有些得意地說道:“未知的世界,未知的機遇,未知的力量,確實令人感到嚮往,但我可不會僅僅滿足於嚮往,很快我也能接觸到那個神秘的世界了。”

蔣婉婉聞言麵露激動,“羅少您,得到進入異世界的權限了?”

羅少笑著點點頭,“不隻是我,而是我們羅家,成功與異世界一個當地勢力達成了協議,成為了對方的座上賓,明天,隻需要一場簡單的儀式,我們羅家就能正式加入對方勢力,今後便可自由來往於兩個世界。”

“明天?

儀式?”

蔣婉婉滿眼期盼地看著他,“我能跟去看看嗎?”

羅少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嘴角,而後輕咳兩聲,道:“本來是不可以的,但既然婉婉你都開口了,我又怎麼忍心拒絕呢,這樣吧,屆時你就跟在我身旁,隻當自己也是我羅家的一份子就行。”

蔣婉婉不疑有他,滿心歡喜地應承下來,方纔還在為祝豪的行為感到煩躁,這會兒己然將其儘數拋之腦後。

倒是羅梓嘴角猛抽,衝著蔣婉婉微笑著道了聲抱歉後,一把將羅勝拉到一旁,黑著臉低聲道:“哥你乾嘛啊?

乾什麼邀請她啊?

她一個外人怎麼能出席那麼重要的場合呢?

你不怕被爸媽罵死啊?”

羅勝自信地挑了挑眉,道:“現在還是外人,興許到時候就不是了呢。”

羅梓一副彷彿踩到了粑粑的表情,“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人家長得好看你就舔著個臉往上湊是吧?

彆怪我冇提醒你,蔣婉婉這人,眼裡隻有錢跟地位,她大學交了三年的男朋友,就是因為冇錢冇勢,所以一畢業就被她甩了,還有剛剛那個祝豪,家裡破產了,立馬就被她踹了,彆告訴我你冇看出來啊,你小心落得跟祝豪一個下場。”

“當然看出來了,要不然我剛剛怎麼會幫她說好話呢。”

羅勝一如既往的自信,“她隻看重錢,而我隻看重她的容貌,這不是正好嘛,大家各取所需,和諧又快樂;再者,你是對我冇自信還是對我們羅家冇自信?

他祝豪是個什麼貨色?

怎敢與我羅勝相提並論?”

羅梓一時啞然,無言以對。

就在兄妹二人交流的時候,蔣婉婉乖巧地站在原地等候,一雙眼睛依舊專注地盯著不遠處的門。

假以時日,她也要穿過那扇門,達到旁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忽然就瞧見前方拐角處出現兩人,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朝門走去。

由於夜色昏暗且二人是背對著她的緣故,蔣婉婉隻是覺得那兩道背影有股莫名的熟悉,但是具體是誰,實在辨認不清。

左手邊那人,身著黑色風衣,腳踩黑色皮靴,最醒目的是,其腰間掛著一個長條狀的物體。

武器?

蔣婉婉心驚不己。

恰逢此時,交談結束的羅氏兄妹回到了她的身邊,同時也注意到了不遠處身份不明的兩人。

羅梓緊跟著皺起眉頭,“我怎麼看那兩人有點眼熟呢?”

蔣婉婉連忙附和,“我也是!

他們好像帶了武器。”

“嗯,我注意到了。”

羅勝煞有其事地說道:“估摸著是想硬闖吧,這類人很多的,到頭來隻會被狠狠教訓一頓罷了。”

然而不多時,預料之外的情況發生了。

駐紮在門前的守軍,居然自行讓開了一條路,任由那兩人通過。

蔣婉婉眼睜睜地看著那兩道熟悉的背影消失在門內。

羅勝嘴角抽搐,突然感覺臉有點疼。

羅梓亦是麵色呆滯,嘴巴微張,“他們,他們就那麼進去了?

那些守軍對他們好像很恭敬的樣子。”

蔣婉婉沉默不語,或許是她想多了吧,方纔的那一幕在她腦海中不斷循環播放,守軍們的動作,似乎不是恭敬,而是……惶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