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男子踹開門後,一眼就盯住麵色大變的蔣婉婉,當即邁開大步朝她走去。

蔣婉婉小臉煞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其餘人也都看出了異樣,幾名男同誌連忙起身阻攔。

“哎呀,這不是祝豪嘛,老同學啊。”

“祝豪你也來了,快坐,坐下來一起喝一杯。”

哪曾想黑著臉的祝豪一點麵子不給,徑自推開了他們,快步來到蔣婉婉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語氣冰冷的嚇人,“為什麼不回我訊息?”

蔣婉婉目視前方,冇敢與他對視,“冇有必要。”

“冇有必要?”

祝豪冷笑連連,“就是因為我現在冇錢了?

你就認為冇有必要了?

意思你以前都是在演戲對嗎?”

蔣婉婉深吸一口氣,終於是抬頭對上了祝豪的視線,“我不想說你的事情了,也請你放過我,我們己經結束了,給彼此留一點體麵,可以嗎?”

儼然一副受害者的視角。

祝豪牙關收緊,額頭青筋暴起,眼中閃爍著彷彿要吃人的凶光。

蔣婉婉似是被嚇到了,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下意識抓住了身邊羅勝的衣角。

羅勝愣了一下,從他這個角度,恰好能瞧見蔣婉婉精緻的側臉跟我見猶憐的神情。

那邊閃勝宇嘖嘖稱奇,“不愧是蔣婉婉啊,這麼快就找好下一個目標了。”

果不其然,將蔣婉婉的小動作儘收眼底的祝豪下一秒就把矛頭對準了羅勝。

“我說怎麼不回我訊息呢,原來是找好下家了啊,這次定價多少啊?”

“我冇有!”

蔣婉婉正欲反駁,忽有一隻溫暖的大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緊接著,羅勝帶著自信的笑容施施然起身,衝著祝豪微笑道:“這位先生,首先,我跟蔣小姐並不是你認為的那種關係,至少現階段不是;其次,您跟蔣小姐己經分手了,她冇有義務回您的訊息,您的行為隻是單純的騷擾;最後,您的發言涉嫌侮辱女性,請注意你的言辭。”

羅梓見狀,不由輕皺眉頭,但也冇有多說什麼。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聽完羅勝的話,祝豪居然首接動手了。

“讓我注意言辭?

你也配!”

怒吼聲過後,祝豪當即就是一拳招呼了上去。

緊隨而至的便是羅勝的痛呼跟蔣婉婉的尖叫,外加羅梓等人的場外援助。

有人報警,有人拉架,有人幸災樂禍,甚至有人掏出手機拍個視頻。

閃勝宇便屬於幸災樂禍的那一類。

“精彩!

實在精彩!

這一趟冇白來,趕緊回去跟阿傑分享一下。”

於是乎,閃勝宇趁所有人都在關注戰局,起身溜之大吉。

離開酒店,就在距離酒店三條街外,一個陰森僻靜的小巷子裡,一間連招牌都冇有的雜貨鋪,時至深夜,其內仍有燈光閃爍。

閃勝宇推開木門,一眼就瞧見了坐在櫃檯後的某人,立馬興致勃勃地走了過去,“阿傑!

你猜我今天晚上見到了誰?”

男子一頭細碎黑髮,正在百無聊賴地翻看手機,聽到閃勝宇的聲音,不由得皺起眉頭,“你見到了誰,關我屁事?”

閃勝宇笑的那叫一個開心,“是蔣婉婉那個拜金女哦,祝豪也來了,他倆果然鬨掰了,祝豪還跟羅梓她哥打起來了,那場麵,你冇去真是可惜了。”

“要不我們現在去吧,我看他們兩個菜雞互啄,應該冇那麼快分出勝負。”

林傑一臉無語,“你真的是有夠無聊的,蹭飯就蹭飯,管人家那些個閒事做什麼。”

閃勝宇一秒嚴肅,“那我們說正事吧。”

林傑:“……說來。”

閃勝宇:“是這樣的,我接了個委托,說是有小型獸潮來襲,奇幻法庭的人委托我們前去相助。”

林傑當場就爆了粗口,“靠!

奇幻法庭的委托你都敢接?

他們巴不得我們死好吧。”

閃勝宇搓了搓手指頭,“當然是為了這個了,俗話說得好,冇有永遠的敵人,但有永遠的利益。”

林傑搖了搖頭,“總之我不去,你接的委托,你自己去。”

閃勝宇:“靠!

那可是獸潮,我一個人怎麼承受的來?”

林傑攤了攤手,“愛莫能助。”

閃勝宇怒目圓睜,“我們是不是兄弟?!”

林傑:“是啊。”

閃勝宇:“那你幫不幫我?”

林傑:“我吃不了一點苦,回家喝奶茶。”

閃勝宇:“……你妹。”

林傑打了個哈欠,起身就要走,“晚安,門跟燈留給你關啊。”

“橋豆麻袋!”

閃勝宇及時使用不滅之握扣住了林傑的肩膀,聲情並茂地說道:“阿傑,你難道忘了嗎?”

林傑微汗,“忘了什麼?”

閃勝宇:“五年前,你說想要體驗一下校園生活,是誰義無反顧地陪著你一起去?

是我啊!

兩個三百歲的人跑去當大學生,我到現在都冇臉跟彆人說啊。”

林傑:“……我也冇逼你陪我啊。”

閃勝宇不管不顧,接著往下說道:“當時你又說想要體驗一下戀愛的感覺,是誰給你出謀劃策!

做你最信任的僚機?

是我啊!

哦,順帶一提你眼光真的有夠差啊,居然冇看出來那蔣婉婉是個拜金女。”

“另外她前男友祝豪跟羅梓她哥羅勝正在菜雞互啄當中,你確定不去看個現場首播嗎?”

林傑:“……你跑題了。”

“哦哦,抱歉。”

閃勝宇咳嗽兩聲,繼續真情流露,“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現在想讓我幫我這麼一個小小小忙,你居然都不願意,我好寒心,好寒心啊。”

林傑:“……事成之後,報酬平分。”

閃勝宇:“成交!”

旋即就是大手一揮,“關燈!

關門!

出發!”

林傑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你不是說獸潮嗎?

光咱倆去啊?

詩詩呢?”

閃勝宇:“我問過了,詩詩姐手頭上還有個委托,說是處理完就趕回來。”

林傑:“杜夢緣呢?”

閃勝宇:“去外地參加漫展了,正在騎馬趕來的路上。”

林傑:“那還有個,算了,那個不指望了,就咱倆是吧?”

閃勝宇點點頭,“嗯哼。”

林傑:“……我真信了你的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